腦腫瘍是發生在頭蓋骨內,會逐漸長大的腫塊,也就是我們常聽到的腦癌,初期階段,因為根據腫瘤瘍發生的位置不同,初期症狀也不太一樣,但頭痛在任何營情況下都會發生,通常還會伴隨著嘔吐、噁心的反應,有些時候雖然沒有明顯的嘔吐現象,但會出現突發式的嘔吐物噴出。隨著病程進展,可能會出現全身痙攣、手腳麻痺、視野障礙或是手眼不協調,走路無法平衡的現象,更明顯的反應的嗅覺、聽覺或視覺的消失。然而,這些症狀在頭部的疾病都有類似的反應,並非腦腫瘍特有,因此,如果有接續發生這些反應,應該立即尋求醫師的協助,確認疾病的類型與進程發展。

治療方式

因為腦部的結構非常複雜,比較常見的治療方式就是動手術將腫塊清除,或是利用放射線療法與藥物治療,然而在藥物治療上很難在預後達到痊癒的狀態,如果能夠在初期症狀發生時,盡早動手術進行切除,比較能夠避免後續的復發或是轉移。然而,近年來興起的免疫療法或是手術顯微鏡的應用,都為腦癌患者打開另一扇希望之窗,由於醫療的進步,也讓過去聞之色變的腦腫瘤,在治療效益上有更大的進展[1]。

流行病學

根據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統計,在腦癌和其他神經系統癌症的五年存活率為33.2%[2],腦瘤通常分成良性跟惡性,主要界定在於有無可以侵犯鄰近組織的癌細胞,但也有一些狀況是良性腫瘤發生在可能危及到生命現象的區域,那也會被視為惡性腫瘤,在分類上,只要源發於腦袋的腫瘤,都稱為原發性腦瘤,如果按照發生位置的組織學來分類,最常見的為膠質瘤(glima),約佔所有腦細胞瘤的70%以上[1,3]。

腦細胞瘤的發病率往往在已開發國家中,一些工業國家特別盛行,在西歐、北歐和澳大利亞,每十萬人中約有6-11名男性會發生原發性顱內腫瘤,而每4-11名女性會發生,在一些報導中表示,高加索人的發病率高於亞洲人與非洲人,一項針對熊本縣原發性顱內腫瘤的人群研究表明,在日本,膠質瘤的發生率約為美國的一半。然而,除了常發於小孩跟青少年小腦的第一級膠質瘤(毛狀星狀細胞瘤),大部分的膠質瘤患者預後都不太理想,在診斷後五年,膠質母細胞瘤患者的存活率不到3%[3]。

星狀細胞瘤(Astrocytoma):
源自名為「星狀細胞」的星形細胞。是最常見的膠質瘤,約佔膠質瘤的70-80%,可長在腦或脊髓內的任何地方。在成人,星狀膠質瘤好發於大腦位置,在兒童與青少年,比較容易發生在大腦、腦幹和小腦。依照惡性程度分成四級,第一級-毛狀星狀細胞瘤(Pilocytic Astrocytoma),第二級-星狀細胞瘤(Astrocytoma)屬低惡性腫瘤,第三級星狀細胞瘤又稱為Anaplastic astrocytoma(退化性星狀細胞瘤),第四級星狀細胞瘤通常稱為「膠質母細胞瘤」(Glioblastoma multiforme, GBM),是惡性度極高之腦癌[1]。

參考自三軍總醫院&wiki

在一些研究中表示,腦腫瘤可能是來自於工作場所、飲食和其他個人住宅暴露的風險,但對於手機使用和電磁場環境的研究,幾乎沒有發現可以支持腦腫瘤跟這些因素的直接因果關係,但還是警告避免過多的接觸,未有因果關係,並未代表就可以大量的接觸而不會有間接的影響[4]。

免疫療法

在多數患有多型性膠質母細胞瘤的患者(Glioblastoma Multiforme ;GBM)都容易產生免疫抑制反應,但可以透過常規的放射療法與化療藥物替莫唑胺(temozolomide;TMZ)組合,達到恢復抗腫瘤免疫應答,在加入化療藥物治療後,總生存期可以從12.1個月增加至14.6個月,然而,尋求最佳的治療策略仍然是科學家努力的重點。一項在黎巴嫩希區柯克醫療中心的研究,研究目的是確定接受放射線與化學藥物治療後的患者,再接受帶有自體腫瘤抗原的樹突細胞疫苗接種,並且評估總生存期(OS)跟無進展生存期(PFS)等數據。

研究收納10名18歲以上的患者,在經過六周的放療並伴隨每日的化學藥物治療後3-7週,收集患者的血液進行樹突細胞的培養,並將10的七次方個樹突細胞從患者的頸部雙側打入,每兩周接種一次,連續三次的接種。結果患者並沒有因為接種而有嚴重的不良反應,此外,六個月的無進展生存期為9.5個月,總生存期為28個月。因此,從數據表明,多型性膠質母細胞瘤患者在接種樹突細胞疫苗聯合放療與化療是可行且安全的[5]。

參考資料:
[1] 三軍總醫院-腦瘤
[2]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 | Turning Discovery Into Health
[3] Ohgaki, Hiroko. “Epidemiology of brain tumors.” Cancer Epidemiology. Humana Press, 2009. 323-342.
[4] Wrensch, Margaret, et al. “Epidemiology of primary brain tumors: current concepts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Neuro-oncology 4.4 (2002): 278-299.
[5] Fadul, Camilo E., et al. “Immune response in patients with newly diagnosed glioblastoma multiforme treated with intranodal autologous tumor lysate-dendritic cell vaccination after radiation chemotherapy.” Journal of immunotherapy (Hagerstown, Md.: 1997) 34.4 (2011): 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