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Wiki)

文-Ken

是否最近有一些腹部不舒服、噁心、嘔吐的現象,體重快速下降,可能不要過於輕忽,這可能是胃癌的前兆,胃竇幽門是胃癌中好發的位置,常發於50歲以上的人,早期胃竇癌患者不會有明顯症狀,頂多可能會出現腹部疼痛或是食慾減退,有些人會表現出類似胃潰瘍的症狀,像是噁心、陣發性疼痛、胃痙攣等。根據發生率又可以分成隆起潰瘍型、潰瘍型、隆起型三種,一般來說,胃竇癌的腫塊通常不會大於兩公分,多數小於兩公分,並以低分化腺癌(比較原始的細胞,具有較強的分化潛力,較為惡性,預後較差)為主。

可能的發生原因

胃癌發生原因跟地區性還有家庭因素有很大關聯,主要還是跟飲食有關,從過去研究數據顯示,食用鹽是一個關鍵的因素,在24個國家的鹽攝取量與死亡率回顧,在39個人群中,胃癌死亡率與鹽攝取量在男生、女生中都具有統計學上的相關性,此外,Shikata博士在日本做的一項前瞻性試驗,針對2467人進行隨訪,研究鹽攝取量與胃癌發病率的相關性,結果表明,每天攝取超過10克的鹽巴,胃癌發生率顯著增加,研究進一步指出,高鹽食物(如味噌湯、醃製蔬菜和鹹魚等)也跟胃癌發病率增加有關[1]。

胃癌發生的原因中,除了飲食、遺傳等,胃幽門螺旋桿菌感染造成的風險也是一大重點,幽門螺旋桿菌感染影響全世界超過20億人,但不到0.5%的感染者會患上胃腺癌。增加患胃癌風險的其他因素包括抽菸、高鹽攝入和飲酒,並且可能會加劇幽門螺桿菌慢性感染引起的胃癌風險。例如,已知攝入鹽會引起胃炎並增強胃致癌物的作用,過多鹽巴攝入引起的黏膜損傷,可能會增加幽門螺桿菌持續性感染的風險[1]。

手術治療方式

胃癌在臨床上使用手術切除為主要的治療手段,又分為根治性手術與姑息性手術,根治性是將整塊腫瘤包含周圍浸潤的淋巴都切除,然後重建消化道,姑息性手術是使用於腫瘤處無法切除,為了減輕阻塞、穿孔或出血等可能的症狀,進行胃空腸吻合術,空腸造口等。

如果要進行手術,關於手術要如何安排,是否可以全部切除,如果不能完全切除,那切除區域可以多大,切除後進行重建手術,要怎麼連接胃部與腸道,常見的接法有跟十二指腸連接或是跟空腸連接(關於胃部切除方案,可以參考嘉義長庚醫院-胃癌手術 衛教資訊),這一系列的問題,建議至少尋求兩位以上的醫師進行評估,將第一位醫師做的診斷報告,請第二位醫師一同評估。

此外,如果有需要進行手術切除,其中一個方案可參考在北京同仁醫院做的一項研究,發表於《中國腫瘤臨床》,將1988年2月至1992年8月期間手術治療的78例胃竇癌患者進行回顧性分析,手術後腫瘤復發的情況,與十二指腸斷端有無癌細胞殘存密切相關,並發現於幽門環下切斷十二指腸少於3cm者有癌細胞殘存達34%,切除十二指腸達3cm者,無論腫瘤分化程度如何,惡性程度高低,切除斷端均無癌細胞殘存,手術後輔以化療,對於病人的預後有一定提高[2]。

胃空腸吻合術是否能提供令人滿意的姑息治療?

另外如果是無法完全切除的患者,進行胃跟空腸接合的處理方式可能性就較高,這是一種胃出口跟十二指腸梗阻或狹窄患者常用的方式,在日本北里大學醫院做的一項研究,在52名進行胃空腸吻合術的患者中,評估他們的臨床病理因素跟術後緩解時間無顯著差異,這些患者的有半數以上可以存活超過5個月,緩解期為0-13個月,平均是2.8個月,雖然胃竇無法切除的胃癌,進行胃空腸吻合術是最常選擇的手術,但胃空腸吻合術的姑息性益處並不足以彌補患者術後有限的生存率和生活質量,然而,目前還是臨床上較為常用的方式[3]。

化學治療方式

為了讓癌細胞可以清除較為完整,術後通常會輔以化療進行,常見藥物如替加氟、優福定、氟鐵龍等,但有些狀況是術前腫瘤就已經長超過5公分,病理報告也顯示惡性程度高,可能會先輔以化療,如果早期發現也可以進行根治性手術,原則上可以不需化療,但詳細化療使用,還是需要遵循醫師指示進行療程。

其它輔助方案

在手術治療之後,體重可能會減輕5-20%,並且對鐵質與維生素B12的吸收也會減少,但這些都可以從鮮魚、肉或內臟中獲得補充,必要時才需要補充鐵劑或是注射B12,此外像是一些抗氧化的好食材,如深綠色的蔬菜,或是番茄、紅蘿蔔、大蒜、洋蔥都是不錯的選擇,飲食上盡量保持清淡,減少鹽分的攝取,相關證據也在2003年法國癌症研究機構的透過統計資料交叉比對,指出增加蔬菜與水果的攝取,具有統計學上的保護作用,因此,三餐定時定量,多吃新鮮蔬果,少吃煙燻食品,才是防治胃癌的最佳方案。

感謝Dr.Ken提供

Reference
[1] Kelley, Jon R., and John M. Duggan. “Gastric cancer epidemiology and risk factors.” Journal of clinical epidemiology 56.1 (2003): 1-9.
[2] 袁建立, and 许怀瑾. “78 例胃窦癌的治疗分析.” 中国肿瘤临床 22.12 (1995): 863-865.
[3] Kikuchi, S., et al. “Does gastrojejunostomy for unresectable cancer of the gastric antrum offer satisfactory palliation?.” Hepato-gastroenterology 46.25 (1999): 584-587.